Elmo

I'm feelin just like a ghost.
I'm nobody, I'm alone.
Got no body, Just a soul.
My backs been been on these ropes.
My hearts been getting cold.
My skins been getting numb.
My minds been getting dull.
I see what I've become.
I see what I've become.
Black Nails, Black Sheep.
I was never meant to be.
I'm in the dark, but I can see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me.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me.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me.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me.

【烈硕】Love Runs Out

#心灵受到伤害的产物##ooc##依旧存在原剧情梗##甜的放心#

  洪在烈环抱着手臂坐在病床前,眼神几近放空地盯着床上昏迷的朴玄硕,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放缓了。他不想惊扰玄硕。虽然黑发男孩根本不会听到这微小的动静。洪在烈眼圈泛红地凝视着他,眨了眨眼睛,把眼泪憋回去。他感到心都要碎了。

  刚见到玄硕时看到的呼吸罩已经被撤下,不堪的血迹也已经清理干净,整个人不再可怖。但洪在烈看着惨白着脸的、毫无生机的朴玄硕,仍是忍不住颤抖,急促地呼吸。
  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

  当洪在烈看到玄硕血迹斑斑地,一动不动地躺在手术床上时,他呼吸一窒,心口徒增疼痛。玄硕是那么安静、那么没有生气地躺在那里。他几乎以为他的玄硕,他爱的那个人,在意的那个人、死了。

  他记得接到电话后拼命赶来,自己的双手触到鲜血的温热,记得自己无尽的恐慌。他怔愣地看着鲜血浸染,染红了玄硕的针织衫和宝蓝色的外套。他记得护士呵斥他离开,把他堵在冷冰冰的手术室门外。

  洪在烈揉了揉眉间,尽力地深呼吸。他在喉咙里发出几声轻微的呜咽。他几乎要哭出声来。

  自己应该和他一起去的。

  这是我的错--早在玄硕提起朴志虎没来很担心他的那时侯,我就应该意识到。他懊悔又气息不稳地叹气,捂住了脸。在玄硕说要去拜访朴志虎的时候,我就应该陪他一起去的。天啊。

  洪在烈从未如此深切地厌恶过人,但朴志虎得到了这个殊荣。
  朴志虎他伤害的人,他想要谋杀的人--
  是朴玄硕啊。
  是他洪在烈所爱的人啊。是他捧在手心里,揣在心窝上的人啊。如今伤痕累累地躺在这里。一动不动地。

  洪在烈放下手臂,轻轻握住了玄硕的手,只觉得愧疚与自责像洪水一般涌上心头。
“玄硕…”他低声呢喃,声音竟有些嘶哑。

  “对不起…我应该、本就应该和你一起去的。这样就不会发生这么…糟糕的事情。”他轻声说着,带着哭泣意味的,浓浓的鼻音。

  “对不起…”

  洪在烈抬头看向眼睑紧闭的男孩,又有了想哭的心情。

  他几乎想要尖叫,想要哭泣。但他害怕,害怕自己会无止境地这么做下去。所以他竭力忍住自己的欲望。

  他又一次眨了眨眼睛。

“玄硕,我喜欢你。”

  毫无预兆地,他张口说出了这句话。他甚至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我也是突然发现的…我知道这很…嗯、很突兀,但我是认真的。这不是头脑发热的想法。我以前并没有弄清楚友情与爱情的界限,但我现在弄清楚了。”他的手不安地摩挲着玄硕的,同时紧张地咬住嘴唇。
 

  “当我看到你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我心都要碎了。我本来以为、我能承受这个…但我突然意识到,我接受不了。”他深深地低下头。

  “是的,我接受不了。我明白,这早已逾越了。逾越了友情的界限。我原本可以隐藏起来,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而我也确实这样做了。”洪在烈闷声说道。

  “但我为什么要跟你讲呢?”他用力抿了抿嘴唇,几乎感到唇上传来疼痛。“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疯了吧。”他让自己勉强笑了笑,“毕竟这感情不是…嗯人们普遍拥有的。”

  “但无论如何…我都想对你说。”

  “玄硕,我喜欢你。”

  洪在烈的声音带着鼻音,却很坚定。他合上酸痛的眼睑,浅浅地呼吸。内心却难以平静。

  正当他心脏狂跳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啊,我也是呢。”

  洪在烈猛的抬起头,看见病床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虚弱、却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洪在烈突然全身血液凝固了。

  “你…你听到了?”他咽了咽口水。飞快地眨了眨眼。

  “我也喜欢你。”黑发的男孩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实际上也不需要回答)羸弱地冲他微笑。“我一直在等。我之前还以为…”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洪在烈打断了他的话,紧张地收紧了手指,盯着那个微笑的男孩,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唔…大概是你想哭想哭的时候。吧啦吧啦讲对不起的时候。然后我就醒了。抱歉啦。”玄硕吐了吐舌头,假装很抱歉的样子。

  “不管怎样我也是劫后余生的人了,不来一个拥…唔!”

  他故作轻松的话语被凑上来的唇堵在喉咙里,这使他几乎喘不过气。他惊愕地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态。洪在烈的舌尖灵活的撬开他的牙关,狠狠掠过他的唇舌,放肆地侵犯他的城池。

  等到这个吻结束,朴玄硕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神志不清甚至想高歌一曲欢乐颂。他有些失神地看向洪在烈,嘟嘟囔囔地嘀咕了句什么。

  洪在烈疑惑地挑眉:“你刚才说什么?”

  朴玄硕立马红了脸,支支吾吾着移开视线:“嗯…我说你吻技这么好…是不是跟别人练过。”

  洪在烈看了看他认真的神态,好气又好笑地揉揉他的头发,笑起来:“你放心,你是第一个--当然也是最后一个。”

  空气突然变得甜腻腻的。眼看着两人就要交换第二个吻,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愠怒的女声:

  “你们俩亲够了没有啊!!!我还在这里啊!!尊重一下别人行吗!!!”

  朴玄硕背后一僵。啊。是荷娜。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靠在门槛上的女孩,发现她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真是…”荷娜一脸嫌弃,“恋爱的酸臭味。呕。”

  两个男孩不约而同地对视,富于默契地相视一笑。

  他们不言语、不声张,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但他们知道有什么在无形中改变着--

  Love runs out.

  爱啊,跑出来了。
-------------END------------

(就我被虐到了自己给自己塞糖吃吃。哇我要哭了----)

 

评论(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