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mo

【烈硕】Shall we?

#存在原漫画梗#

门打开了。

面前的男孩笑得灿烂,将手中的袋子径直递出。

“Hi,在烈。没想到你也一个人过节啊。”

他的心脏却漏跳了一拍。

嘴唇。

柔软的樱红色。

很适合亲吻。

喔,还有他的头发。乌黑又蓬松。

很想揉一下。

他的理智在叫嚣着叫他回来。

于是他接过袋子。扬起脸,笑起来。

“你能来我很高兴,玄硕。”

“哈哈,我当然要来啦。是在烈邀请我的嘛。”玄硕弯腰蹬掉鞋子,然后看着拖鞋发呆。

“怎么了?”洪在烈歪了歪头。“在烈啊…”他无奈地看了看拖鞋,“你是认真的吗?让我穿这么粉嫩的小兔子拖鞋?”

金发的男孩不禁笑出声来。“噗…好啦,挺可爱的。就穿这个吧。”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玄硕的头发。嗯。果然很软。玄硕低下头,嘟囔了几句不情不愿地套上拖鞋,和他一起坐到餐桌旁,将炸鸡拆开。

“一点低浓度的鸡尾酒怎么样?”见玄硕还在迟疑,他又添了一句,“浓度很低。不会醉的。”玄硕点点头。

两个人坐在餐桌旁,谈论起学校里的事情来。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两个人都脸颊微微泛红。

“在烈我跟你讲喔,我见到那个建筑系的新生了!他长的很清秀呢,看起来是个好人呢。瓦斯科也很喜欢他…”玄硕的眼睛闪闪发亮,嘴角上扬。

洪在烈一开始还是认真在听的,后来不由自主地分了心。

他盯着那柔软的嘴唇翕动,看着它吐露出欣喜与愉悦的语句,带着鸡尾酒好闻的果香。

实在是太适合亲吻了。

然后他俯身,做了他整个晚上一直想做的事——

他在黑发男孩的耳畔浅浅地呼吸,闻到了他廉价苹果泡泡沐浴露的味道。

但是很好闻。

甜的。

当他结束了这个亲吻,他看见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就像小鹿一般。

玄硕的眼睫毛慌乱又快速地眨动,试图掩饰自己泛红的眼眶。
“在…在烈?”

我做了什么?

洪在烈突兀地起身,退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去——带着懊悔。

玄硕一定很讨厌我。我们只是朋友啊。但我却有这样难以启齿的感情。

我真糟糕。真糟糕。

他捂住脸。

“酒精的作用罢了。你不介意吧?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吗?玄硕?”再开口时,他发现自己声音嘶哑,带着期待,却不敢看向那个人。“对吗?”

一只手搭上他的。带着温暖。

“在烈。在烈。”他轻声呢喃。“别哭。不要哭。”

洪在烈这才发现自己的泪水,已然落出自己的手掌,滴落到地板上。

“相信我,在烈。那不是因为酒精。”

完了。他在自己的手掌中绝望地闭上眼睛。彻底完了。

接着,他捂住脸的手被移开。

那嘴唇带着甜味,贴上他的。尽管只是一触即离。

他惊愕地睁开眼睛,看见玄硕对着他笑。“你看,”他的嗓音带着笑意,“我也没喝醉啊。但我还是亲吻了你。”

“玄硕…?”

“还不够明显吗?”蠢。把后面一个词硬生生吞下,玄硕的语调带上了委屈,撇了撇嘴。他抬头,却对上了洪在烈欣喜又不安的眼睛。

“是认真的吗,我是指,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吗?是喜欢吗?”舌尖飞快而急促得扫过下嘴唇,洪在烈抬头,不安地问。

“不是喜欢啊,”黑发男孩笑出声来,“是爱啊。你非要我讲吗。”

突然地,洪在烈伸出手去拥抱他。

头埋在黑发男孩的颈窝,洪在烈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又眷恋地蹭了几下。

带着果香。

甜的。

“我以为你会讨厌我。”玄硕听见他闷闷地说。

“不会的。永远不会。”

剩下的话语,融化在两人的亲吻中。

——Shall we?我们可以吗?

——Of course.当然。

——TBC

彩蛋:

管家表示那天晚上他什么也没有听到。真的。比今天早上他看见朴玄硕扶着腰从少爷房间里走出来还真。

我…我看完漫画之后就一直有一个脑洞!!不要问我伊奴和小狗为什么不在…(摊手
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别打我就好
其实有一对隐藏cp看出来了吗:-P没错就是新生x瓦斯科。瓦斯科护短超级可爱的!!(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范载orz
@心中默念消费观 我想要吹爆这个太太!!她是生命之光!!嘤嘤嘤嘤嘤!!本来因为剧情退坑后来官方发糖我又回来了(… 一回来就遇到了太太!!呜呜呜呜呜呜我不管我要赞美她!!!
虽然擅自艾特了很抱歉!!但是我还是要悄咪咪地艾特!
太太吃粮吗虽然很难吃(小声嘀咕
我入坑这么久第一次产的粮!!

评论(3)

热度(197)